• 回到顶部
  • 18639160701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争抢低空经济,广州有多卷?

低空经济火了。

自从2023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低空经济列入战略性新兴产业,低空经济成为了继房地产、新能源汽车之后的又一热门产业。

中国民航局发布的数据显示,预计到2025年,低空经济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5万亿元。若将时间线拉长,到2035年,这一数字有望飙升至3.5万亿元。

目之所及,为了迎接一个标志性新兴产业,各城市纷纷出钱、出地、出政策,争做“天空之城”。

例如苏州提出力争2026年成为全国低空经济示范区,力争聚集产业链相关企业500家,产业规模达600亿元;安徽明确打造合肥、芜湖两个低空经济核心城市,2027年低空经济规模将力争达到8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广州作为其中一员,似乎有更大的野心,将发展目标设定为到2027年,低空经济规模达1500亿。那么,要想实现这一目标,究竟有何优势?又该如何走在前列?

7月5日,广州举行推动低空经济高质量发展加快全空间无人体系建设大会,汇聚了低空经济领域的多名院士专家、企业、科研机构代表,共话广州低空发展。

工业制造是关键优势

近些年来,低空经济已经逐渐走入我们的生活,居民抬头看看天空,不时能看到无人机、无人驾驶航空器等各种设备。不过,随着运用场景越来越丰富,一个疑问始终萦绕在不少人的脑海:

发展“低空经济”为什么变得越来越重要?

实际上,当前,全球科技革命日新月异,世界大国争夺科技的竞争空前激烈。对于正处在新旧动能转换关键期的中国而言,为了把握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引领的科技革命机遇,应对全球科技竞争,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实现经济结构优化和国际竞争力的提升,就显得尤为迫切。

而作为新质生产力的代表,低空经济是从地面延伸到低空空域,从平面路网延伸到三维立体空间,涉及低空制造、低空飞行、低空保障、综合服务等众多领域,具备产业链长、高效等特点。凭借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广阔的市场前景,低空经济便成为各地竞相发力的新赛道。

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低空经济产业链主要包括三个部分:上游负责航空材料和关键部件的生产,中游聚焦低空飞行器和机场设备的制造,下游则提供飞行服务保障、地面服务以及运营维护,并推动低空技术在多种应用场景中的实施。

其中,无人驾驶航空器的研发制造是关键环节,而在这个环节上,广州称得上是低空经济领域的“领飞者”。

在广州市推动低空经济高质量发展加快全空间无人体系建设大会上,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广州大学空天遥感创新研究院院长王晋年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广州发展低空经济有非常好的基础,有一系列企业在做无人机飞行器,这些企业能在全国甚至全世界排上名,发展低空经济大有前途。”

据了解,当前广州已集聚低空经济相关企业300多家。在这些众多的企业当中,去年亿航智能成为全球唯一拥有“三证合一”的无人驾驶航空器制造商;极飞科技用以农业植保的农业无人机也长期在广州耕耘,这些都为无人航空器的制造和研发提供了支撑。

若深入来看,广州低空经济发展的背后,一个关键原因是其强大的制造业基础,尤其是汽车制造业,占全市制造业产值的四分之一。此外,广州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为低空经济提供了坚实的产业支撑。

具体来看,eVTOL(垂直起降飞行器)是未来空中交通产业的一个重要细分领域,也是目前最热门的赛道,被视为低空经济的核心。相比传统直升机,eVTOL的特点在于它没有发动机,并需要用到大容量的轻型电池。

公开资料显示,由于目前eVTOL产业链尚未实现专用和规模化生产,电池、动力系统以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为主,飞控、导航、通讯和机体系统以航空产业链为主。从供应链角度看,eVTOL零部件有70%-80%与新能源汽车重合。

因此,广州利用其在珠三角地区的新能源汽车和无人机产业链优势,展现出在低空经济领域的强大竞争力。

在具体实践上,时代周报记者在大会上了解到,广汽依托现有智能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去年6月推出首款自主研发飞行汽车“GOVE”,利用分离式机体构型,实现飞机和汽车两大场景的更优协同。

“智能新能源汽车、飞行汽车作为新兴产业及未来产业,能够产业互促、深度融合,共筑新质生产力,带动经济社会变革性发展。我们计划到2027年推出飞行汽车示范运行方案,在湾区内多座城市打造城际立体出行样板。”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曾庆洪说道。

“天空之城”如何打造?

站在低空经济的风口上,广州正加速推进无人机、无人车、无人船、通用航空和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等关键项目,致力于建设一个海陆空天一体化的现代都市。

不过,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低空经济并不简单。

中国航空研究院首席专家、俄罗斯自然科学院外籍院士舒振杰认为,低空经济全空间无人体系中无人智能的共性技术是需要突破的。“这项技术对全空间无人体系来说是一体化发展的关键技术,后续需要为无人机、无人车、无人船打造一个综合运行的场景。”

具体来看,广州需要因地制宜地结合具体应用场景,加快建设一系列低空基础设施。

“飞起来还要能管得住,像管控中心、数据中心这些创新性的产品怎么做,机场怎么管理,低空航路怎么划设,网络运行怎么来解决,从一开始要有一个体系的设计。基础设施建设一定是围绕场景建设,孵化出新标准后就可以在各个城市复制推广。”舒振杰说道。

与此同时,舒振杰还认为,无人驾驶立法突破的前提是技术成熟,“因此相关的科技创新不能停,发展到一定程度,立法方面自然水到渠成”。

那么,在未来低空愈发繁忙的趋势下,如何有效管理“天空之城”、保障低空飞行安全?

王晋年认为,当前需要超前部署“时空信息基础设施”,因为这是发展低空经济的重要环节。在实践上,需要确保无处不在的高精度定位、实现随时随地的低延迟链接、推动高分辨感知无缝覆盖、保障三维超高精度地图的持续更新。

具体来看,5G-A是基于5G网络在功能上和覆盖上的演进和增强,通感一体化能力增强能够适配低空经济应用场景,将成为低空通信发展方向之一,能够实现随时随地的低延迟链接。而卫星互联网具有立体全域覆盖优势,也将在低空经济中发挥关键作用。

此外,多种空管监视方式融合成为保障飞机安全的必然趋势,未来高分辨的遥感卫星群将实现高频度能力覆盖,赋能无缝覆盖的高分辨感知。地面空中高精度“导航地图”将助力低空飞行器飞得更加安全、顺畅、便捷,保障三维超高精度地图更新。

王晋年表示,广州大学正在打造城市卫星“五羊星座”,改卫星可以为大湾区低空管理提供实时数据传输和信息追踪与感知服务,保障卫星通信、遥感监测定位增强能力,支持低空经济可持续的发展。

除此之外,为了助推低空经济逐步壮大,鼓励低空整机研发、制造、运营和检验检测能力建设项目。7月5日,《广州市推动低空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也重磅出炉。就支持总部企业、整机和配套项目落地、申请适航审定、开辟航线、开展业务等方面列明量化指标,说明奖补金额或比例,并启动百亿金融授信。

例如,在加大科技创新力度方面,广州为推动低空经济的科技创新和发展,计划建设国家级科研平台,促进产学研合作,并通过资助重大科技项目和设立技术转移机构加速成果转化。同时,广州市提供财政奖励和综合支持给低空经济领域的总部企业,包括资金扶持、人才服务等。

对于飞行器整机研发、制造、运营项目,根据投资规模提供不同比例的财政扶持,以激励产业升级和经济增长。在加强相关要素保障方面,广州将鼓励本市有条件的高校积极开设低空相关专业、培养和输送行业人才。

“将来我们在城市里会看到很多航空器在运行,无论是物流、城市治理、应急救援,都会在城市的低空拥有解决方案。”舒振杰说道。

本文源自:时代周报

作者:阿力米热

创建时间:2024-07-08 09:54
浏览量:0
首页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争抢低空经济,广州有多卷?